live cricket scores

有一种难受叫“年前综合征” 你中了哪一个?

社会新闻2020-01-13 08:23

有一种难受叫“年前综合征” 你中了哪一个?

春节长假即将来临,伴随着喜悦而来的,还有各种“年前综合征”,引发网友热烈的讨论:每天刷票,盘算着如何顺利回家的“抢票焦虑症”;啥也不想干,一心只想回家的“归心似箭症”;还有“节礼选择困难症”“年终奖攀比症”“返乡断网不安症”“已经放假无聊症”……各种“年前综合征”,有没有说中还要继续上班的你呢?■小丁 20岁 西安某高校大二在读

放假回家

做饭洗碗全包还要被“嫌弃”

20岁的小丁是陕西榆林人,西安某高校大二在读,学校1月1日起就放寒假了,放假回家的小丁承包了家里做饭洗碗等家务,“我有一个哥哥已经结婚,我侄儿已经1岁多了,爸妈忙着看店,我就很主动地包揽了家里做饭洗碗的活儿,就这样我妈每天还要叨叨我。”小丁苦笑着说,“我从初中开始就自己在外租房住了,所以简单的饭菜都会做,但感觉给家人做饭做得多了,他们就不珍惜了,还嫌我整天待在家里啥也不干。”

说起各种“年前综合征”,小丁表示,“已经放假无聊症”说的简直就是她本人。“我想出去旅游,但是没钱,假期又这么长,在学校的时候会在学校超市和快递点做兼职,但是赚的钱还不够花,根本攒不出去玩的钱。”小丁说,“再过几天侄儿就从他外婆家回来了,到时候还要帮忙带娃,这样也可以缓解一下假期的无聊。”

■小田 西安人 上班族

担心快递停运不方便购物

“节前购物症”症状明显

小田是西安人,上班的地方离家很近,没有“抢票焦虑症”“返乡断网不安症”等,但她最明显的“症状”就是“节前购物症”。“过年期间快递可能就停运了,到时候再需要买什么东西就会很不方便,所以春节前就会把我需要的东西提前买好,但也不会盲目购买。”小田说,“其实现在过年也没啥意思,我只买了一些护肤品、化妆品等,没买什么吃的年货。”

除了“节前购物症”,小田称自己最近感觉比较明显的一个症状就是不想上班,只想出去玩。“因为我很多同学还是在读研究生,现在已经放寒假了,他们一放假就会经常约我一起出去玩,约的次数多了我也就想放假,不想上班了。”小田说,临近春节,单位的工作相对少了,“所以就更不想上班了。”

■曹女士 32岁 店员

每年走亲访友送的礼都一个样

今年想换一下

32岁的曹女士是西安人,目前在一家内衣店做店员。“我是本地人,不存在抢票等问题,但已结婚生子了,逢年过节的免不了要走亲访友,要送礼物。”曹女士说,“往年都是送烟酒、水果和奶制品啥的,每年都一样,感觉没啥新意。”

“我觉得我就是‘节礼选择困难症’了,今年走亲访友时想送点不一样的,但眼瞅着要过年了还没想好送啥,可能挑来挑去到最后还是和往年一样。”曹女士说,“春节送礼主要是个心意,七大姑八大姨比较多,每家都送烟酒的话,也是一笔不少的开销呢,但别人都这样送,我可能也只能随大流了。”

■小王 24岁 大学已毕业

怕亲戚问“考研咋样”

难堪是其次 最怕父母没了面子

小王今年24岁,家住西安,今年是他大学毕业后第一个年头,由于大四那年考研成绩不理想,小王毕业后选择“二战”,再次考研。小王告诉记者,今年过年对他来说注定十分煎熬。

看着其他同学、好友要么考上了研究生,要么找到了不错的工作,小王心里难免不是滋味,“大四毕业后,我选择再考一年研究生,就是不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,‘二战’的成绩虽然还没出来,但感觉考得并不理想。”小王说,马上过年了,虽然父母很理解他,不追问他考得怎么样、能否考上,但最怕家人聚餐或走亲访友。

“七大姑八大姨都要说说自家的孩子,要是问到我这次研究生考得怎么样,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”小王说,“我难堪都是其次,最怕父母没了面子,如果再次落榜,年后就开始找工作了,不能让父母为我担心。”

■张女士 医生

“年终奖攀比症”:有了总比没有好

张女士是一名医生,刚工作满一年的她表示,“年前综合征”太多了。张女士家乡在榆林,眼瞅着要放假回家了,火车票还没抢上。“每次回家的票都很难买,除了发愁抢票,我还盼着年终奖能赶紧发下来。”张女士说,“听单位的老员工说有年终奖,但现在还没发,也不知道能发到手多少,我朋友年终奖发了一万多元,我的肯定没她多,现在也不奢求能有多少了,有了总比没有好。”

■小王 21岁从事保安工作

这些年前综合征好像都没有

因为春节要值班

21岁的小王是咸阳人,在西安一公司从事保安工作已经三四年了,他说:“这些年前综合征我好像都没有,因为我春节要值班,正月初五才放假回家,不存在抢票啊、无聊等情况,而且等我回家后,来家里走亲戚的七大姑八大姨应该已经走过了,不会被问各种无聊的问题。”

辛苦工作一年有没有年终奖呢?小王说:“年终奖肯定有啊,今年的年终奖有4000元左右,我挺满意的,只有我们主管的年终奖比我多一两千吧,我好多朋友他们公司都不发年终奖的。”那过年都发年终奖了不给父母长辈买点啥礼物吗?面对记者的提问,小王腼腆地笑了笑,“礼物平时也会买,不会刻意在节日的时候送。”

>>专家分析

“综合征”是对个人生活的一种乐观表述

这些“年前综合征”反映了什么样的社会现象?原西安市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、现任陕西省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王国琪认为,“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过春节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。过去人们对春节是一种‘盼吃盼喝’的状态,现如今春节期间人们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放在了聚会、休闲娱乐及交友等方面。”

王国琪说,之所以会出现不想工作的想法,是因为工作一年了,人们的身心都极其疲惫,确确实实需要放松,“春节既是一个传统节日,也是一个假日,人们想利用假日休整、放松一下,就会在假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产生一些对工作的倦怠,这都是正常现象。出现的种种现象都是人们需要休息放松的一种反映,谈不上‘综合征’,因为这不是恐慌之类的表现,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的开放性表达,有一种调侃的意思,这些总结性的说法也正是对个人生活的一种乐观表述。”

>>网友热议

ming198626:我得了心理已放假,身体还在上班症。

txh27812:全中,我太难了。

jihbg:是不是还有一个年后综合征?我蹲一下。

菜才:除了抢票,全中!

IFIORI:还有畏惧各种饭局,春节现在不是舒坦,是压力,是恐惧! 华商报记者 王娜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